2019-09-10 admin

专访|深圳可学洛杉矶建自己的比弗利山庄

专访|深圳可学洛杉矶建自己的比弗利山庄

深圳市容德文化传媒集团董事长钟烨。


【编者按】

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,于深圳而言是使命,是责任,更是机遇。深圳改革开放再出发。

在此重大战略背景下,9月17日-22日,复旦大学EMBA移动课堂将来到深圳,展开为期一周的商业课程学习和相关论坛活动,共同探讨粤港澳大湾区迎来的新的时代机遇。本报记者为此采访了三位复旦大学EMBA校友,今日推出专栏报道。

这三人都是站在粤港澳大湾区改革开放前沿的企业家,希望通过他们的故事,能让我们更好地看清当下,达到预见未来、抢抓机遇的目的。

深圳商报记者 甘雄 洪燕华



“为什么我们深圳不建自己的比弗利山庄?”在钟烨位于深圳莲花山下的办公室,窗外山峦起伏、四季碧绿,每当看到这一幕,钟烨就会联想到洛杉矶比弗利山庄。

钟烨,深圳市容德文化传媒集团创始人、董事长,复旦大学EMBA2016级春3班学生。虽然她创立容德文化只有5年时间,但在文化这条路上已经行走了20年。

“深圳未来绝对可以成为文化产业的至高地。”在钟烨看来,美国的电影工业如果没有硅谷,没有华尔街,就没有好莱坞,“你看深圳,金融业发达,科技创新踊跃,现在就是三缺一,就差一个文化标杆出来。”

跨界“文化和投资”,打通任督二脉

不管是钟烨,还是她创立的容德文化,对大家可能比较陌生,但你或多或少都受过他们的影响,准确说是文化影响:

2016年,投资好莱坞大片《血战钢锯岭》获奥斯卡最佳剪辑奖、最佳音响效果奖,在中国内地创下4.26亿元票房。

2018年,第一次将国际顶级文化IP、加拿大太阳马戏大规模引进中国,在深圳演出一个月,40场场场爆满。

2016年至今,组织演唱会音乐节100多场,Bigbang、IKON、Rain、宋仲基、陈奕迅、张智霖、Twins、梁静茹、风暴音乐节……那些激起你青春热血的演唱会背后,都有容德文化团队忙碌的身影。

20年前,钟烨刚到深圳,别人问她从事什么职业,当她说出“文化”两个字时,对方的反应是——太虚了。

20年后的今天,再次被问到关于职业的问题,当她又说出“文化”两个字时,对方的反应是——这个行业太好了,有前景,高大上。

这个改变背后,是钟烨20年的文化苦旅。

“太苦了,太难了。”回忆起20年前初到深圳的一幕幕,钟烨总结为两个字:“苦和难”。“20年前,在深圳,文化还是非主流行业,根本赚不到钱。”

命运转折发生在2009年。那年在文化行业坚守了10年的钟烨转型做投资,“通过做投资,我的眼光不一样,资源不一样,平台也不一样。这个经历很重要。”2014年,钟烨创立容德文化,其中一个很大的版图是做文化投资。

“通过这20年文化和投资的跨界,我把文化和投资这两块打通了。”钟烨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,“我觉得我打通了自己的任督二脉,一下子就通了。”

涉足地产,打造城市文化新地标

打通任督二脉的钟烨再做文化,整个战略眼光就不一样了。她投资好莱坞电影,引进国际顶级IP,用太极文化打造本土IP,在长沙、重庆、上海、深圳,她策划和投资的文化产业园纷纷进入快速落地阶段,不久的未来将成为这些城市新的文化地标。

“在复旦EMBA学习,更打开了我的格局。”回顾创业之初,钟烨觉得自己很幸运。作为女性企业管理者,不可避免会纠结细节,容易感性,整个宏观上就弱一些,但去复旦EMBA读书,老师讲的很多概念和同学们的一些案例,让钟烨的思路重新架构。

“我的维度被打开打开再打开,越打开,越对当下的事情看得明白,这点非常重要。”回忆在复旦大学EMBA2016级春3班就读的校园时光,钟烨的眼神里流转着晶莹的亮光,中年回归校园,除了学有所得,钟烨更是让自己的人生破圈。

人生破圈的钟烨,有了更长远的目标——文化人、投资人、电影人三重身份之外,钟烨又多了一个“文化产业地产人”的标签。

“中国文化产业痛点在哪?艺术上有局限性,技术上没有积累,更重要的是没有融合的机制,各搞各的。”钟烨认为,文化行业要真正产业化,必须让技术和艺术这两个翅膀互相协同起来,比翼齐飞,而容德打造的产业园就是这样的融合之所,是智慧经济时代的新生活方式。

“我从文化产业地产的角度进行更深度的整合,把艺术和技术这两块都抓起来,建立孵化器。”钟烨强调说,“让艺术和技术完美融合,互相赋能,这件事情一定要做。”

发力文化,建议深圳建自己的比弗利山庄

39岁的深圳,也在发力文化。

8月18日,一则关于深圳的消息被全世界刷屏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发布《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》,其中明确指出,支持深圳大力发展数字文化产业和创意文化产业。

如何发展创意文化产业?钟烨建议深圳向洛杉矶学习,建一个深圳自己的比弗利山庄。

“洛杉矶比弗利也不大,那是整个美国文化创意和人才的源头,我们应该学习一下比弗利的做法。政府如果有大动作,应该搞一个这样的园区,几平方公里或者几十平方公里的地方就可以,专门做文化产业,然后把龙头企业、高级人才、大的项目,三件事往里一放,自然就做起来了。”

“深圳成为文化产业至高地有三大优势。”钟烨分析说,第一是人才,第二是资金,第三是地理环境优势。

钟烨指出,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土地问题,“不知道哪个地方能给到我们这么大的土地,打造一个这样的园区出来。”

在深圳龙岗,钟烨已经在策划一个精品主题公园,“这个公园项目如果我们可以顺利运营,每年会有一个演出季。主IP就是太阳马戏,我们还会引进古今中外各种优秀的文化项目,如中国的古武、百老汇的戏剧、荷兰的电音、法国的音乐剧,全世界的文化项目网络都铺好了,就在等我们自己的场地建造完成。”

“其实我们不需要那么多高楼,我们需要更多有特色、有文化气质、让人有幸福感的建筑和街区,能够把世界各地的人吸引过来,体验深圳这座城市的幸福感,让这座城市成为人类幸福生活的典范。”

望着窗外深圳的天际线,钟烨憧憬着这座年轻城市的美好未来。


转载自深圳商报